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学生天地  学生作品  正文
有生之年,有你之念
2014-12-15 17:20 高二(7)班 阳婉婷 

郎骑竹马来,绕床弃青梅。

一个人在青春的末端,荒芜的转折路,妄想看穿下一站世界的阳光,却在原地托起沉重的步履,徒劳的旋转,踮起脚尖,就能离幸福更近一点吗?一个人能够占据另一个生命里多长的时间?一天,一年抑或是一生,若是一生,那便是诺言了,我不再相信诺言,自你离开后。

常常会感到自己被强行放逐在这个世界之外。笑得有多放肆,寂得有多悲凉。

在这个世间,有一些无法抵达的地方,无法靠近的人。无法完成的事。无法占有的感情。无法修变的缺陷。似乎是这样,我们才成了彼此唯一能靠近的火种,固执的沉默,绝决。阻挡外物的进入,作茧自傅,画地为年,只留下后背给彼此,最后的依靠。

陪伴是最可怕的告白,守护是最沉默的陪伴。

早已忘记了是何时与你相识。当初的情景却顽固的清晰可辨,招贴画般的人儿,细雨朦胧一片片,深深浅浅的水清,自由放肆的追逐。自儿时起,你便是那般不受拘束,谒求触碰那小小一隅天空下之外的世界。

时间总是用它独有的刻薄方式,让我们渐渐成长,逐步触碰到现实的世界,然后,天翻地覆。我们忘记了要保护好自己,被完全赤裸裸地呈现在它面前,无力挣扎。

掌心的脉络,纵横交错,像命运的线,辨不明方向。带着宿命意味的人生,容不得太多人拒绝。丧失了信念后,便挣不脱枷锁。落寞走向这被安排好的人生。在落幕时优雅退场,踏着黑暗,恍无声息的消失不见。

如果用水代替呼吸,在里面划动就永远没有坠落。

我已经长大,可绝望是深蓝色的湖,在底端无论怎么看天,四周都只有虚无一片。

曾在《莲花》中看到这段话:

人的野心才是一种幻觉。我对支配人世的权力没有兴趣。我是一个走钢索的人,路途与别人不同。他们可以走平地,我却喜欢危险的高处。站在那根钢索上眺望远方,手里捏着一根平衡杆,进进退退,保持平衡,在悬空的钢索上摸索前行。跌下去会死,走过去是虚无。命中注定要飘泊一生,一直徘徊在世间的边缘。但这是我的支撑所在。

这是内向苍白无力的自嘲。泪水有些不受控制的涌出。我不自觉地想起了你。后来,犹豫不定的,还是把它寄给了你。

你回信说你彻底厌倦了这里,想要迫不及待地逃离它,逃离琐碎庸碌的生活表面,逃离狭小,逼仄的人影幢幢,逃离南方的梅雨和酷暑,逃离在此生长的十几年生活。逃离它不惜一切代价。

你说:我总有一种把友情写成爱情的力量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我想我可以想象你嘴角噙笑,自在徜徉的模样。

你还说:故乡是一个人再也回不去的地方,它只能留在记忆里面,所以你暂时还不想归家。

我不知晓你一个人的旅途会有多长、有多远。生命过早开花的结果,就是提前凋谢。这也许不适用于你。但我仍旧会等待,会期许,你的归期。

有生之年,遇见了你,因而有你之念。

关闭窗口